LLM这一年到底要学些什么?


作者 | 何菁

来源 | 智合东方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前不久在知行教育基金会(yes we do)的慈善晚宴活动上,听到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关于”无用知识的有用性 “的一番话,很有感触。钱教授举了两个例子,电磁学里的电磁理论和经济学的机制设计理论,这些理论的发明人当时都觉得无用的抽象理论,为后来有用的发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还有一个例子是大家更熟悉的人物乔布斯。他当年学了一门美术字的课,学的时候无用,但是十年后在设计苹果电脑的字体时起了很大作用。

钱教授的这些话,让我想到过去一年和同学交流的一个问题: LLM到底要选什么课?我自己当年读的是三年的JD,深深感到花一年时间读 LLM的同学的不易。9个月的时间很短暂,要适应美国法学院的学习方式,看厚厚的书本读很多案例;有的同学还要面试找实习或者工作的机会,更多的同学则专心要准备考纽约或者加州的律考;不用说每个人还要惦记着学习国外文化、积累人脉,还要游历欧美,不枉此行。

这当中,选什么课最重要,直接决定了投资的学费是否实现价值最大化。我自己一直以来对于以考 Bar为中心的选课方式是很怀疑的。以我自己招聘律师的经历来看,我认为国内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基本都不在乎应聘的人是否有个美国律师资格。回国执业的律师做美国法的机会很少。能考上当然不是坏事,但这个头衔只是锦上添花的事情,用处不大。为了一个名头而浪费学习的机会不值得。

也有的同学想以专业为中心去选课,比如学知识产权的想多学学美国专利法和商标法的进阶课程。这个想法当然无可厚非。 LLM课程原本就是美国法学院针对税法这类很专门的课程所设计的,让律师们提高水准的。但是对于中国学生而言,尤其是那些在国内没有太多实务经验的同学,我觉得选 2门专业课即可,不值得花大量的时间在某个特定学科方面。钻研通了一两门课,知道这个领域的方法和基本走向,知道如何找文献和案例,以后可以自己研究。所有那些冠有高阶名称的课程,都有价值,但是你不一定有时间,机会成本太高。

说明一点,美国的专业课程当中,很大一部分训练是涉及法律解读的。一般人以为美国法都是案例法,但是事实上你会发现美国有大量的成文法律规定,案例往往都是对于成文法律的解读。有的法条,比如专利法的有关新颖性的条文,每个字的后面,包括标点,都有一长串的案例。受过这种煎熬之后,回到国内执业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自己能够自觉不自觉地去抠法律和合同条款里面每个字的含义了。

除了专业课程,LLM期间还可以学些什么?

我认为,要学一些普通法的精髓,学一些在中国你可能学不到的东西,甚至在中国看上去没有用的东西。我不是说普通法里的东西比中国法都要好,也不是说中国法律制度都要从国外移植过来。只不过英美是 rule of law发达的地方,老老实实学习和感受人家最精华的东西,肯定是没有错的。

在美国法学院里,我推荐大家一定去选刑事诉讼法,不管你认为里面的东西是不是适合中国,不管你自己将来会不会做刑事实务的工作。美国法学院里刑事诉讼法里涉及的主要是宪法第四修正案和第五修正案,背后的法治价值意义深远。你也许认为公司上市、兼并的法律业务无比高大上。但是刑事法律事关人身性命和自由,对于大人物和小人物都干系重大。仔细在刑事程序方面多思考、多学习,会更加明白法律这个职业的意义,受益终身。

而且懂刑事法律这种无用的东西可能也会极其实用。去年我偶然的机会参加一个宴席,客人里有很多大人物,不奇怪的是,几乎没有人对于我作为一个 IP律师的身份感兴趣。但是,听着席间宾客所交流的东西,我当时想如果我是刑事律师的话,他们都会急着想认识我。两个月后,看到一则新闻,当时在座的一位显赫人士果然就被抓了,相信他现在已经有位刑事律师帮着他。

我还推荐同学们学习民事诉讼法、证据法和 trial advocacy(最好包括deposition),无论你是否以后想做民商事诉讼业务。诉讼制度是人类文明社会的标志之一。普通法在这方面尤其发达,不能不学习。证据法、熟悉证据开示和 trial advocacy是优秀诉讼律师的基本功,中国没有陪审团,没有证据开示,不代表背后的思维没有用。而且,这些貌似中国法里没有的东西,最后往往成为中国律师和国外律师和客户交流重要的基础。举个例子,我几年前去ICC苏黎世参加一个仲裁,本来是去友情帮助下翻译,结果发现自己在准备证人、现场询问己方证人和对方证人的时候,用的全是trial advocacy课堂上学习到的东西。当时很感慨ICC仲裁里面已经深深浸透了普通法系的诉讼方式。

LLM这一年里,有时间的话,我还会推荐大家学习行政法。国内现在讲的法治思维法治方法很大一部分指的是行政法学里的东西。但是,国内行政法学因为种种原因很多东西难以讲深讲透。学学国外的行政法,虽然短期看来没有用,但却会大大补齐同学们的短板。这两年学民商法的博士工作不好找,宪法行政法的博士却很吃香。几年前谁会想到?

读书期间如果能够有机会参加法院、联邦机构或州一级的政府,甚至是国际组织当中的短期实习是最好的。当年我暑期时候在州的上诉法院实习,帮着法官做研究,起草判决,亲身体验法官如何工作,收获很大。

回国之前,如果有机会的话,建议在美国读书的同学们去英国看一看。那里是普通法的发源地,现场体会一下很有价值。我2014年年初的时候去了Legal London,在Middle Temple那边转来转去,看看那一排一排的像哈利波特电影当中的房子,深深感受到为什么说法官、检察官、律师是法律共同体。法官和律师真的是在一个屋檐下训练出来的。

如果你还有精力的话,去学习下伊斯兰法,或者是非洲的法律。我们在中国读法律的,课本里提到的国家和地区只有英美德法,加上日本和中国台湾省。别的地方仿佛都不存在一般。这是我们的盲区。

选课方面同学们可能遇到的最大挑战可能是法学院。我去年和美国两所法学院的院长谈起中国LLM同学选课的问题。他们听到我的想法很吃惊。他们似乎已经被中国学(ke)生(hu)“洗脑”,认为中国同学就是想学习和考bar有关的课程和一些涉及证券市场、兼并之类的课程。我也知道有的法学院根本就不让LLM学生上那些JD学生的课程。

你如果觉得我说的有点道理的话,你需要再仔细问问法学院选课的权利,如果不满意的话,也许换学校还来得及!如果已经晚了的话,去和学校好好谈谈。

这里推荐下我读过的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学院。校园美丽,LLM选课没有限制,秋季一开学就是全美直播的橄榄球赛季。暑期还有伦敦的课程,很理想。

最后,套句流行的话,LLM世界那么大,去学些无用的东西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编辑 | Carols

封面图片 | 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