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人均创收最高的律所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者 | 张颖 君合律师事务所

来源 | 君合法律评论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智合立场

Wachtell, Lipton, Rosen & Katz

短期工作小记

 

Part 1:江湖传闻

到纽约后,渐渐听到不少关于该所的江湖传闻。

有说其律师工资奇高,目前华尔街律所的起薪为16万美金,而该所一年级律师收入可以达到翻倍(30万美元左右)。而他们能付此高工资与他们的收费方式不无关系。与大部分律所不同,该所采用的是投行的收费方式,即按照项目金额的百分比收费,而不按工作小时计算。当然,有金刚钻才能揽瓷器活。

作为美国律师界的一家年轻律所,该所在短短三十年期间能够在美国竞争激烈的律师界占有一席之地(其在很多排名中都超过原来稳居榜首的Cravath, Swaine & Moore占到第一的位置,听说使得Cravath的人会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在某种程度上得益于创始合伙人之一设计的反收购毒丸计划,在诉讼中得到特拉华州法院的支持,这也是该法院目前判定合法的极少数反恶意收购的武器之一。这使得该所一跃成为美国并购相关领域最尖端的律所。当然,也听到一些负面的消息,据说因为工作太投入、辛苦,该所合伙人的离婚率很高,其律师基本24小时在办公室工作等等。。。

好奇害死猫。传言听多了,就忍不住神往,进而创造机会,想一探究竟。

Part 2:事实真相

虽然是短期工作,但就我所经历和看到的来讲,江湖传闻真实度很高。

在与其HR讨论在该所工作安排的期间,其HR就一再强调,一定要选择合适的日子开始工作,因为要给我“meaningful experience”。开始工作后,才意识到,其实他们的意思是一定要确保我不会闲着(这大概是由他们的营利模式决定的,人用的越少越划算,所以每一个人的时间都要充分利用)。所以我虽然为短期工作,但加班(包括周末)基本为常态,当然比起他们自己的律师来讲应该还是轻松多了。

记得曾经和在另外一家律所的朋友聊天,他好奇问我,Wachtell的律师是否24小时不休息,因为他们当时正好在一个项目上做对家,他每次打电话,Wachtell这边的律师总能及时接电话,从来没有不在过。还曾经在一个周六的早晨,我洗了个澡的时间内,发现就当时正在做的一个项目,大家和客户之间来来回回已经有近十封邮件,而且确认在半小时之后开电话会……从此,我洗澡时,都要把BB放在卫生间里以免延误(当然上厕所拿着电话,更是不用说了)。另外,我隔壁坐着一位做税务的同志,几个月的时间内基本上我从来不知道他上下班的时间。因为我上班时他已经坐在办公室,而下班时他也坐在那里,而且总是形色匆匆,眉头紧锁。

工作期间,感觉唯一清闲的可能就是我的秘书了。他是一位黑人小伙子(后来才发现他其实是一位大叔,比我岁数都大),属于“floating”职位,就是哪里缺人去哪里的。他因去年给他的评价不高,因此决定要自己创业、在年底辞职,所以工作多少有点吊儿郎当。不过他为人热情,兴趣极其广泛,还学过中国气功,有一次还专门给我看了他的毕业证书(那是一家我听都没听过的中国什么气功学院美国分院),盛情邀请要给我做气功,不过被我婉言拒绝了(后来想想,似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

Part 3:诱惑

待当然,巨大的工作压力下,律师愿意待下去且有无限的工作热情,除了优厚待遇外,还是有很多其他东西的。

其一就是在该所的工作经历对律师离开后找其他工作会特别有帮助。还有,就是所做的大部分项目都属于极高端项目,经常会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追踪报道,也大大满足了有志青年们的上进心和虚荣心(我当时做的项目就几乎每几天就看到华尔街日报上有大幅报道……)。

另外,就是我发现美国人民其实也相信民以食为天。冰箱里从来都装满了各种饮料、奶酪、水果、坚果、巧克力,小吃、咖啡至少有10种以上(当然选择多的后果是每次选择都颇费踌躇);每周有一天午餐是免费提供从第五大道最受欢迎的一家日餐厅订的寿司等日本菜,每天晚上其内部食堂提供的加班餐也都是从不同风味的高级餐厅预订的食物(其中每周三晚餐为意大利菜,其味道是我在纽约吃过的最好的)。中午吃饭,可以直接从电脑上预订,由专人送到办公室。

晚上加班会有专门的司机等候。在纽约,独立于街头随时招手停车的出租车系统外,还有所谓的chauffeur服务。其一般与公司直接签约,每天都会确保有几辆车在办公楼下等待,供开会和加班律师使用。下车不需自己付费,而是报案号并签单,随后司机所在公司会邮件给你签字的账单,你只需确认即可。对于加班很晚的人来讲,非常安全和便捷。另外,所内有银行取款机,有邮局(后来发现竟然还有做酸奶冰激凌的机器)。因此,基本上可以足不出户,24小时呆在办公室,专心于工作了。

Part 4:遗憾

多少有点耿耿于怀的是,纽约著名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就隔了一条街且对该所所有人员免费,我却一直没能去参观。另外,直到走的一天才发现,我回家所走方向相反方向走路1分钟,就是Cartier和Ferragamo的旗舰店,却连window shopping的机会都没给自己……

离开美国回国工作已经半年多了,有些记忆真的有点模糊了(这也是上了年纪了吧)。以上几点小花絮,供参考。如有任何意见或进一步问题,敬请随时与我联系。

如果你有一些想法,可以在后台留言,也可在下方评论,我会第一时间给你回复。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原文标题 | 牛所之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