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法律人给“老炮儿”当解说……(剧透警告)

作者 | 观法自在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智合立场

法律人都有个本事:能把看似简单的事儿,套上现有规则来说道说道。

利刃划过刺骨的寒风,脚下厚厚的冰层似乎正在无声的诉说着这里过往的狂热和即将发生的悲惨。彼岸,衙内小鲜肉的热泪和众小厮的邪恶早已按耐不住;这厢,当年的小弟条妹也已如昨日般热血喷薄。然而,他却倒下了,锥心的疼痛让他崭新的旧呢子大衣无可救药地触碰到了冰冻的湖面。高悬的镜头让他成为湖中心唯一的风景:唯美,凄凉,壮烈。就在这本该让观众热泪盈眶的时刻,隔壁座位的大妈却再一次用高亢的声音,全然无视周围观影的观众解说道:哎呀,心脏病呀,呢么要西特了。愤怒中,我的脑子里除了“文明观影”四个字外,突然跳出一个奇想:如果让一个法律人代替这个阿姨作解说,那么究竟会说些什么呢?

“灯罩儿”挨的那巴掌

清晨,张学军和往常一样在胡同闲逛。一群城管上来没收无证商贩“灯罩儿”的煎饼车摊儿,“灯罩儿”无奈下推搡了城管队长,却遭到城管队长的一记耳光。“老炮儿”上前理论,并轻拍了队长两记“小耳光”。一个声音飘来:冷静。


我国《刑法》第277条规定的妨害公务罪是行为犯,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尤其是京沪两地的具体标准中,妨害公务的入刑演变成了结果犯,往往要求使用暴力手段有一定强度,比如致公务人员轻微伤以上后果,或者有引起群众围观、交通阻塞,造成现场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等情况。剧中“灯罩儿”为了避免生活保障被没收,情急之下对城管队员动手,这在现实生活中是经常发生的桥段。笔者在基层办案的十几年中,对城管队员动手造成妨害公务案件的,往往不在少数。如果“灯罩儿”的那下推搡,造成城管队长轻微伤以上,也就是破块皮、淤个青之类,那么入刑恐怕就在所难免了。那么问题是“老炮儿”的那两记“小耳光”,从“现场视频”来看,确实造成了群众围观,甚至有堵塞胡同口交通的情况。

但很气壮地讲,“老炮儿”并不构成妨害公务。即便歪曲理解他那两下轻拍为“暴力”,也无法认定他主观上有妨害公务的故意,因为他非但没有阻止队长拖走车辆,相反还告诉“灯罩儿”拖车合理合法,要配合执法。现场群众(包括观影的观众)很解气,因为“老炮儿”象征性地打回了那巴掌,仗义地把事情一码归一码,“混不拎”中又透着规矩和理性,但是别高兴的太早。如果不是“六爷”名声在外,事情可能还会有不同结局。因为依照《国家安全法》和其它治安管理法规,行政拘留等行政处罚,恐怕还是不在话下。

那么城管队长打“灯罩儿”的那巴掌就白打了吗?当然不是。如果发现暴力执法的情况下,城管一般都会直接丢掉饭碗,如果造成他人轻伤的,也可能一样会面临刑事处罚。

“波儿”的划车和“小飞”的拘禁

当张学军的儿子“波儿”嗅了“小飞”的蜜而被人扣留后,“话匣子”曾主张报警。如她所说,划车顶多十几天,对方拘人怎么着也得三年。事实真是如此吗?一个声音飘来:瞎说。


我国《刑法》第275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那么什么是“较大”、“巨大”呢?按照上海的有关标准,故意毁坏5000元以上,就已经构成“数额较大”,剧中“波儿”划坏的可是“恩佐”!“恩佐”!“恩佐”!啊。全球限量啊!国人现在买一台的大概价格为2000多万人民币。这道划痕的维修,如果按照同比计算方式,也就排除特种油漆之类的原因,鉴定价格在10万左右是真心不贵的。“波儿”又是出于故意为之,数额可能已经凌跃“巨大”,3年以上量刑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

再来看看“小飞”拘禁“波儿”的事情。我国《刑法》第238条规定的非法拘禁罪,按照我国最高法的相关解释和京沪两地的具体标准,非法拘禁他人超过24小时以上,或者使用暴力的就已经可以构成本罪了。剧中,“波儿”出镜时已经满脸是伤,目测轻微伤是不成问题的,而且从前后时间来看,已经达到接近一周的时间。按照法律规定已经属于从重处罚的情节。但从重处罚,也只能在三年以下的幅度内,也就是说,顶格最高处3年有期徒刑。

一个最低3年,一个最高3年,也有可能两人都判3年,这样似乎就没什么差别了。如果你真的这样认为,那就图样图森破了。别忘了,3年以下就等于具备了开启另一扇门的基本条件:缓刑。也就是说,最终可能来临的,是“小飞”在外,“波儿”蹲号子。所以,“话匣子”断言太早,事实上“波儿”的刑法责任可能远重于“小飞”。张学军在此刻虽然是从颜面和江湖规矩的角度出发,拒绝“话匣子”报警,但却无意中让儿子逃离了一场牢狱之灾。

从剧中来看,明明“小飞”的行径似乎更讨人厌、更恶劣,他和“波儿”一个有钱一个穷,是不是法律又保护了有钱人呢?当然更不是。触犯的罪名不同,当然得到的处罚也不同。如果“小飞”殴打“波儿”导致轻伤,则还会面临与故意伤害罪的数罪并罚;如果“波儿”划伤的是另外一辆奥迪,那么完全可能不构成犯罪。所以,罪行的轻重完全取决自己的行为。但从个人观点来看,不论行为轻重,对青少年犯罪不应当一味从轻。有时,哪怕处以最高刑罚也理所当然。对某些人和某些行为,为了所谓“避免交叉感染”、“重新回归社会”而从轻从缓,往往会造成更多的惨剧和悲哀。当然,这些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一群人”的斗殴

作为一部有江湖气的电影,不管是老流氓还是小流氓,打架的情节自然是不可缺少的桥段。剧中关于暴力的情节不在少数,“三儿”和“灯罩儿”持刀逼住围上来的众小厮;“三儿”带领一群小蛋子持械怒砸修理厂;甚至最后还是出现开头的一幕,张学军用“茬架”的施行作为了最后的一幕。那么打架到底触犯哪些刑法?一个声音飘来:好多。


首先是我国《刑法》所规定的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打架的时候主观上伤害对方的身体显然是故意的,但是否以剥夺他人的生命为目的则不一定了。剧中“老炮儿”张学军在冰湖上和“三儿”的交底很有意思,显然“老炮儿”并不追求让对方丧命,无意中对主观明知作出了很严格的界定,显出了一个老江湖在平事儿时候的成熟。但这并不足以让他躲避双方真实发生械斗时的刑事责任。按照我国《刑法》第292条,像他那样茬起来的架,持管制刀具等械具不说,而且绝对人数众多、规模庞大、影响恶劣,判个3年以上绝对不成问题。同时,由于双方均使用了现代我国城市斗殴中已经比较少见的“重武器”,例如武士刀、双剑、砍刀等等,完全可以致人伤残和死亡,因而也就可以根据情节的不同,转化为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至于“龚叔”在小胡同对“波儿”的猛击,则引发了一个历来有争议的定性难点:故意杀人未遂和故意伤害。一种观点认为,“龚叔”是持钢铁器械,猛击“波儿”头部,对于一个有完全行为能力和认知能力的成年人来说,这就是要人命;但也有不同的观点,认为打击的虽然是“头部”,但明显力度有所保留,所以并不是要置人于死地。好吧,这个问题还是留给办案人员。

事实上,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打架,不论情节的轻重,肯定是违法的。即便不构成刑事犯罪,也属于治安管理案件。我们一直都在说莫冲动,但“老炮儿”的出现,又像当年的“古惑仔”一样,似乎让很多人的内心有了一种久已压抑而亟需释放的感觉。这不,我本科的室友看完首映就在影院和人打起来,牙都豁了。

絮絮叨叨大半天,这个法律人的解说并没有讲完全部的法点。寻衅滋事、飙车、交通肇事、青少年犯罪、职务犯罪、枉法裁判......这部作品稍加解读,倒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普法宣传片。事实上,让这部充满Y”TM”“C,充满流氓打人、城管打人、青少年打人,甚至是老师参与聚众斗殴等等诸多那样的情节的电影顺利上映,除了勇气,更需要实力,毕竟光电也不是吃素的。在另一个江湖中,老炮儿冯小刚发挥的能量也略见一斑。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Wendy

编辑 | Ang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