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普通律师怎么成为国家英雄?


作者 | 王伟臣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智合立场

第一步,你得敢于冒着全家人的生命危险去辩护。

2003年,美国电影学会评选出电影史一百年来的50个英雄和50个恶人,1962年的影片《杀死一只知更鸟》中格利高里•派克饰演的律师阿提克斯•芬奇,成为电影百年史上的第一大银幕英雄,力压詹姆斯•邦德和印地安纳•琼斯。在影片中,黑人汤姆•鲁滨逊被指控强奸了一名白人女子,芬奇律师义无反顾地为其进行辩护。反种族主义是当今美国最大的政治正确,所以芬奇律师就是正义的化身,在黑白的胶片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那么怎样才能像芬奇一样成为英雄呢?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导演、汤姆·汉克斯主演的影片《间谍之桥(Bridge of Spies)》向我们展现了一位普通律师成为国家英雄的三个步骤。

1第一步,冒着全家人的生命危险去辩护

汤姆·汉克斯在这部取材于真实事件的影片中扮演的是一位名叫詹姆士·多诺万(James Donovan)的纽约律师,一家大律所的冠名合伙人,有三个孩子,可谓事业有成、家庭幸福。1957年,多诺万41岁,小他10岁的女作家哈珀·李正在阿拉巴马一个小镇上着手撰写小说《杀死一只知更鸟》。我想就算当时多诺万阅读小说的手稿,也根本想不到,像他这样的一名保险律师也可以和反种族主义的芬奇律师一样,成为美国英雄。

但是有一天,多诺万接到了美国律师公会的通知,指明由他为一名涉嫌间谍罪的苏联人进行辩护。由于被告不认识任何律师,而又必须有人为其辩护,所以联邦法庭就把这个案件交给了律师公会,然后律师公会委员会经过投票之后,一致推选由多诺万来担任辩护律师。推选他的原因是因为多诺万在纽伦堡审判期间曾担任过美国总检察官罗伯特·杰克逊的助理。但那已经是12年前的事情了,他现在是一名保险律师。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冷战时期的美国,为一名苏联间谍进行辩护,其压力和危险性已经超过了《知更鸟》中的芬奇。所以他的住宅遭到了枪击,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上图剧照中,站立于左侧的是多诺万的儿子,如果仔细观察其表情,会发现他竟然在笑!一个7岁的美国男孩为何遭遇枪击事件后为何会露出笑容?因为男孩在展示他在学校中所学到的应对危险的躲避方式,就是靠墙站。学校里刚刚放过苏联有可能向美国投掷原子弹的国防教育片。

那么在遭到死亡威胁之后,应该怎么办呢?不仅不能退缩,而且要义无反顾地进入下一步。

2第二步,表达出对宪法的无比崇敬

正是预见到为苏联间谍进行辩护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律师公会以及主审法官都只是希望他走个过场,做做样子而已。比如开庭之前在法官办公室的一段谈话:

多诺万:我觉得三个星期弄不完这些,你知道,我们有大量的证据

法官:你想延期吗?

多诺万:给我六周吧。我是说,基本上这只有我自己和我的同事在处理

法官:吉姆(多诺万的中间名),你是认真的吗?

多诺万:是的,确实,我是认真的。您可以从档案中看到……

法官:吉姆,这个人是苏联间谍!

多诺万:他们说他是……

法官:得了吧,律师!当然,我很敬重你,我们都很敬重你,因为你承担了这个不讨好的案子,这个人会拥有法定诉讼程序,但是,我们就不在这糊弄对方了。他将得到有力的辩护,然后,上帝保佑,他会被定罪。得了吧,律师,我们别相互糊弄对方了。

在多诺万这位美国宪法之坚决捍卫者的眼里,主审法官在法学院读书期间《宪法》一定挂科了。但是他又不能“以下犯上”教导法官何谓宪法,所以在开庭的前夜,多诺万向一名中央情报局探员解释了为什么说“宪法是美国的立国之本”:


你是霍夫曼探员,对吗?德国血统。我的名字是多诺万,爱尔兰血统。父母都是爱尔兰人。我是爱尔兰后裔,你是德国后裔。但什么让我们都成为了美国人呢?只有一件事,一件事,唯一的一件事,那就是规则之书,我们称之为宪法。我们遵从那些规定,那让我们成为了美国公民。那是保障我们作为美国公民的所有。

这段话简直可以当成美国法学院宪法课的开场白。带着这样的宪法信仰,多诺万和《知更鸟》中的芬奇律师一样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法庭。由于主审法官不以宪法为精神信念,所以在程序上有许多违反宪法的表现。所以多诺万又充分地把握了这些漏洞向美国最高法院进行上诉,于是影片中就出现了其他法律电影中颇为罕见的美国最高法院的庭审镜头。面对着九名大法官,多诺万仍然集中于阐发宪法原则。因为第二步就是要反复表达出对宪法的无比崇敬。


当然仅仅表达出对宪法的崇敬是不够的,还需要最后一步,也是关键一步。

3第三步,在行动中坚决地践行美国梦

1960年5月1日发生了U-2击坠事件。一架美国洛克希德U-2侦察机在苏联领空遭击坠。执行间谍任务的飞行员弗兰西斯·鲍威尔被苏联俘虏。8月19日,加利·鲍威尔于苏联军事法院被控间谍罪成立,判入狱3年及苦役7年。在服刑了1年零9个月后,在1962年2月10日苏联决定用他来交换另一位在美国纽约因间谍罪而被捕的克格勃上校鲁道夫·阿贝尔。就是多诺万为之辩护的那位苏联间谍。由于当时处于美苏关系的冰点,所以中情局就找到了多诺万,希望他以律师的名义与苏联当局进行谈判,用苏联间谍换回美国飞行员。

在多诺万看来,如果换囚成功的话,那么不仅美国飞行员可以获得自由,他的当事人,苏联间谍也可以回到自己的祖国。于是他欣然接受这项“非讼业务”,只身前往东德。


就在这时一位名叫弗雷德里克·普莱尔的耶鲁大学经济学系的博士生在前往东德寻找教授和女友的过程中遭到了逮捕。所以多诺万也想把博士生救出来,但是探员所代表的美国政府却认为如果只能一个换一个的话,首先要把更有“价值”的飞行员换回来。但是在多诺万看来,只救飞行员不救学生,这还是美国的平等精神吗?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同等宝贵的。所以他坚决要求一换二,否则就不放人。在他的坚决要求之下,最终用他的当事人,一名苏联间谍换回了一名飞行员和一名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不仅促成了这三名囚犯重获自由,而且还展现了平等原则,向美国普通民众普及了什么叫做高级的爱国行为,那就是主动践行美国的理想,亦即自由和平等,这才是美国梦的核心。


影片中两次出现的红衣妇女并非路人甲,她是美国公众的象征。之前因为代理间谍案件,红衣妇女极其鄙视和厌恶多诺万,现在经过了暴风骤雨般的宪法普及和美国梦的理想展示之后,她最终向多诺万投来了敬佩和赞赏的目光。

所以通过三个步骤,多诺万这位普通的保险律师一跃成为了美国的英雄。至于后来的去古巴处理猪猡湾事件,和卡斯特罗谈判,拯救了9703名人质也仅仅是在重复第三步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文标题 | 美国律师成为英雄的三个步骤

责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分类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