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听听黄磊说如何当好爸爸

未标题-1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演电视剧《小别离》时,黄磊经常叫岔嘴,把剧中的女儿“朵朵”喊成“多多”。朵朵十四岁,念初三,正赶上青春期;多多是黄磊大女儿黄忆慈的小名,她才十岁。黄磊保证,剧本本来就这么起名字,朵朵和多多,只是巧合。

2016年8月15日,《小别离》在北京卫视、浙江卫视播出,虽是现实题材,对黄磊来说却像科幻片。

借演戏的机会,黄磊提前体验了和青春期孩子相处的困难。孩子叛逆,成绩不佳,又有“早恋”嫌疑,他演的方医生使尽浑身解数,在女儿和妻子之间周旋,费劲心力弥合矛盾。弄巧成拙后,被海清扮演的妻子讥讽:“你当你是电影学院表演系教授是吧?”

某天,平素插科打诨的方医生终于撑不住,痛哭流涕,满心委屈:“今年什么都变了,青春期来得忒猛了。”最终,在学业压力之下,朵朵出国留学。年轻的父母,早早“空巢”。

黄磊相信,把方医生换成黄磊,可以做得更好。多多留学与否,等她高中毕业后自己决定;她如果青春期叛逆,他就和她站在同一战壕。孩子终将长大,纵使会难过,他也早早做好了别离的准备。

等多多青春期了我就跟她一头

南方周末:演一个青春期女孩的父亲,有预演未来生活的感觉吗?

黄磊:对,就是科幻片,预示着未来。我45岁了,算晚婚晚育。这年龄,孩子一般都青春期了。我好多同学的孩子都上大学了。

我没见着同学孩子的青春期,但是见着身边朋友孩子的青春期。不理他,爸爸妈妈说什么都觉得不对。原来都是爸爸妈妈身边的小宝宝,突然就变了。

南方周末:教育孩子的现有经验,演戏时哪些可以代入?

黄磊:有一条比较像。要跟她做朋友,多交流,别站在对立面。有时可以说:“你这对,但是妈妈说得也对,咱们现在先听听妈妈的,咱俩一头儿。”

南方周末:面对剧中那个青春期的朵朵,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的教育经验太不够了?

黄磊:我家孩子上的不是公立学校,没有应试教育这么大的压力。我们不太管多多的学习。学校里最重视的其实不是上课、考试,而是阅读,要求每个星期读多少本书、小说什么的。她们有图书馆,可以借书看。咱们这儿好像禁止孩子看课外书。

剧中有一段。有个美国来的老师,给了朵朵一本《暮光之城》,说学英文看挺好的。方医生觉得好,但海清演的妈妈就说,你现在要看的是考试的书,习题集都没看完,怎么能看小说呢?而且这本小说还有吸血鬼、爱情故事,这不行。

我的经验真不太一样,我们不管孩子看书这些事情。我小时候爸妈也不反对我看课外书,我课内书都没怎么看。课外书上写的不也是字吗?我不认识这个字,不也查字典吗?课外书就不能建立知识结构,不能建立对世界的认识、形成世界观吗?

所以,我们有时候就是为考试忙活,家长们常说“真没办法”。我姐姐孩子上高二,也是青春期,反应非常大,又面临明年高考。家里都在研究这个。

是不是一定要考大学?他现在商业上非常有成就(指坐在一边的朋友),当年才上到高二。为什么一定要过那个关卡?我也有同学考入大学,觉得终于完事,就不努力了。在努力的过程中,应试只是一种渠道。

南方周末:你未来和青春期孩子的冲突不会那么激烈?

黄磊:我觉得是。她跟父母叛逆,因为父母站在她对立面。你跟她站一头,她想找个人叛逆,也没人。她说觉得特没意思,那我也觉得没意思;她说不想学,我也觉得不用学,先歇会儿吧,她不就不叛逆了嘛?

孩子觉得你说得都不对,你说半天,只能得到一个结果——招她烦。我觉得到多多青春期的时候,我会跟她一头。

南方周末:电视剧里,夫妻俩因孩子留学而提前形成“空巢”家庭。你会做同样的选择吗?

黄磊:其实养出这只“小鸟”之前,巢里也没有第三个人。所以人要自己找支点。我在台词里写道:从二人世界到三人世界,再回到二人世界。

我们最终都会离开自己的父母,去独立生活,去闯荡。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有了孩子,我们才知道,原来父母对我们曾经那样的关注和好。但那时候父母已经老了。这就是这个故事写到的:跟父母要别离,跟儿女要别离,跟自己的过去也有个别离。

多多到了一定年纪就会离开我。但我应该不会在她十三四、十四五岁的时候,就送她去做小留学生。我确定不会。我跟妻子就是这么商量的。在考大学之前,我不会把她送到一个国外的寄宿学校。

因为我只有这一生,她也只有这一生,我们能在一起的时候就要在一起。而且,青春期时父母在身边太重要了。

南方周末:是枝裕和导演讲过一个故事:他长期出去拍戏,回来后女儿看到他怯生生的,他要出门,女儿说“下次再来啊”。你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黄磊:这事在我身上发生不了。我这么多年拍戏,都是钱多事少离家近,在北京拍。

我有个车,车上弄一个床板儿,早晨起来开车到现场拍戏,拍完我车上一躺,给我运回家去。他们后来说你老在车上躺着不吉利,人一般都是到最后才在车上躺着的(大笑)。我说我不管,北京城我都躺遍了。

南方周末:但有段时间,说你累出了心脏病?

黄磊:我年轻的时候心脏不好。都是教海清他们班的时候,被她气的(笑)。

南方周末:你曾经谈过“有尊严地活着”和“体面地死去”的问题,是否给女儿讲过这些“大道理”?

黄磊:我之前写过一篇《写给未来的你们》,写了爱情、朋友、工作。我现在又续了后面的。

第一段写的就是关于死亡。我不希望弄得那么混乱,大家手忙脚乱,脖子也给切开了,肚子插一根管子。不用,完完整整,不用抢救我。

南方周末:对于多多的未来,你现在有蓝图吗?

黄磊:没什么蓝图。就两样:一个,她身体健康;第二个让她对这个世界、对自己都善良一些,长大了,就学会悲悯了。

image001 ▲剧中的朵朵成了“小留学生”,黄磊则和妻子商定,在女儿多多考大学之前,不把她送到国外。“我只有这一生,她也只有这一生,我们能在一起的时候就要在一起。”黄磊说。(剧组供图/图)

支柱是挡风遮雨不是逞强

南方周末:方医生痛哭的一段,令人印象深刻。他原来是一个所谓“小男人”,爆发时展现了许多委屈、隐忍。

黄磊:哪有“小男人”“大男人”,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两人相处,有时候你大,有时候你小,有时候你强,有时候你弱。如果出现了所谓的矛盾,总要承受、隐忍。有时候也要一家三口去对抗不可知的外部。

剧里他们要给孩子去补托福、补SSAT(美国中学入学考试),找以前得过的奖。白天上课,晚上去补习班,夜里全家人陪着一块儿熬夜写卷子。其实根本不是对抗,只是面对。

南方周末:社会对男性有种预期,要做一家之主,家庭支柱,得站在大家的前面。

黄磊:家里的支柱,是挡风遮雨,不是去逞强。不示强,也不示弱。其实有个规律:在家里特横的,颐指气使,出去都是“领导您坐”这样的;在家里,(亲切地叫)“媳妇儿!”在外面都是被别人喊“领导”。一回家,“水给我倒上”,“茶给我沏上”,出门都是怂包。

人别把劲儿使在自己最亲的人身上,把姿势都摆在自己亲人身上,然后出门之后是个卑微的样子。应该对这个世界不卑不亢,对自己身边的人放弃那些多余的尊严。这样的人才值得去称赞,或者效仿。

在这个世界面前没有尊严,回到家唯我独尊,好像随时有个王位要继承,我不希望这样,我塑造的人物,也不希望是那样。

南方周末:方医生是你心目中比较理想的男性形象吗?

黄磊:我们在塑造(角色)时,多少都会带着对角色认识、对自我认识的“镜像”。一个人塑造多少角色,都脱离不了自己。

南方周末:方医生的委屈,突然爆发,是中年危机的表现吗?

黄磊:当然有危机。人懂得些道理,或表现出一种常态,并不代表那些坎在他身上不发生。

我虽然懂得孩子会长大,会离开我,但她长大离开我,我还是会很难过。我虽然知道在她青春期的时候,我要跟她并肩站在一起,但我还是会觉得,她以前并不是跟我并肩,也不是站在我对面,而是在我怀里的。可我会把她放下,然后她就会走,就会跑,最后远行。

这不是中年危机,是每个人都要接受的过程。人不光有中年危机,哪年都有危机。去年也有危机,明年也会有危机。

南方周末:中年危机是个伪命题吗?

黄磊:凡是标识性强的东西,都是伪命题。

image003▲黄磊和女儿多多。(新华社/图)

体重多了几十斤还长发飘飘?

南方周末:在银幕上,你从什么时候转型成为居家男人?

黄磊:是从《婚姻保卫战》开始。我一直跟大家解释:你们老觉得我转型,我什么也没转,只是在做演员的工作。

当年我演《人间四月天》《橘子红了》《似水年华》,那样的戏今天已经没有了,大家不拍了。《雍正王朝》《康熙王朝》那种历史大正剧,现在也不拍了。剧种不断地变,我们去适应。

作为演员,我也想演不同类型的角色。那时我刚拍完《四世同堂》,(赵)宝刚导演演冠晓荷,我演祁瑞宣。他接着要拍《婚姻保卫战》,跟丁(芯)大姐俩人遛弯时,他说要找黄磊演许小宁,丁大姐就说:“黄磊演祁家大少爷的,怎么演这个?”她觉得有点奇怪。

其实拍戏的时候,我跟宝刚导演经常在一块儿聊。我是在北京长大的孩子,但北京腔不重,有《婚姻保卫战》里边人物的样子,嘴皮子快,反应快。他觉得这个劲儿比较合适。

南方周末:赵宝刚导演的这个作用,就好像当初陈凯歌导演挖掘你演《边走边唱》。

黄磊:我见着他的时候,不知道他长什么样。那时候我高三刚毕业,进到那屋里,我说:“谁是陈凯歌?他找我。”他就站起来,说:“我是。”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他觉得我一脸混不吝的样子,特别像剧里那个石头。

南方周末:可以说,以前那个长发飘飘、文艺范儿的黄磊还在,但呈现形式不一样?

黄磊:那时候,我们全校都长发飘飘,就是流行。当时你要有个刺青,就是黑社会。现在,我的化装师一个胳膊上全是刺青,但人非常老实。这是文化在演变,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征。今天我如果依然长发飘飘,体重多了好几十斤,那多搞笑。

南方周末:TFboys在剧中客串几个学生,你怎么看他们?

黄磊:我非常喜欢。昨晚(8月12日)我躺在上海一家酒店,看了会儿韩国KBS电视台。一个天团唱歌,九个男孩,突然一瞬间我觉得,哎哟,好看呀。后来又出来九个女孩,也挺漂亮。我觉得我没跟这个时代脱节。那些花美男,真挺好看。

那个时代我也是偶像派,只是那时流行长发飘飘,叼根烟,文艺青年,眼神放空,谁都不服。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样子,我要是赶上1990年代出生,现在也在那儿跳呢。

你不能要求说,这个时代怎么不像我那会儿了。那你就别活在这会儿。既然活在这会儿,就要接受这个时代的样子。而且还要喜欢它。

南方周末:有权威的人或者父母,经常会有你讲的那种倾向。

黄磊:这就不对。我最反对“一代不如一代”,这是什么话?我认为我女儿会比我强,她们下一代会更强。这样我们才觉得这个世界好,才有意义。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分类 | 转载

原文标题:黄磊:人生哪年不危机。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联系微信:soyabeancat,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