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台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给直播上了个紧箍咒

作者 | 王四新(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副部长、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在构建网络空间基本秩序,确保网络空间各参与主体都能在中国互联网快速发展过程中有更多的参与感、获得感和幸福感的过程中,国家互联网信息服务办公室,也即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监管机构,从完善相关制度,尤其是通过规范性文件全面提升中国互联网管理水平、提升中国网络空间的法治化水平方面,不能说不拼。这不,针对互联网直播领域存在的问题,在继之前众多的《十条》之后,又整了个条款比之前的“十条”多了一倍。《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的条文,共有二十条。下面,就这个有二十个条文的《规定》,谈一些自己的想法。

条文的规定更加系统化

自2014年开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连续主导制定了三个规范性文件,即2014年8月份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2015年2月的《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和2015年4月份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约谈工作规定》。

由国家网信办制定发布的这几个规范性文件,除了在治理思路上都本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以“打补丁”的方式对影响互联网新闻信息的具体问题设计专门的方案以外,在形式上还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即在条文的数量,都是十条,这几个规范性文件也因此被大家称之为“微信十条”、“账户十条”和“约谈十条”。

需要稍微注意一点的是,这次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导制定发布的规范性文件,条文有所增加,有二十个条文,比前面提到的几个规范性文件的条文数量翻了一倍,与之相适应的,是规范性文件的内容和涉及的范围,也都有相应的扩大。同时,如果仔细研读一下规范性文件要解决的问题的基本思路的话,又可以感受到比前面几个规范性文件更加综合、更加体系化的解决问题的思路以及更具有操作性的方案。

因此,从前面的几个“十条”到这个新出来的“二十条”,绝不仅仅是规范性文件数量上的变化,还有作为中国互联网信息监管机构构建网络空间秩序,尤其是新闻信息传播秩序的新思路,新变化。正如下面的内容所显示的那样,在建构网络空间新秩序,尤其是新闻信息新秩序方面,这个新规可以看到方法论上的变化和主导思想上的改进。

对于平台的责任更加细化、严格

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无论是平台服务提供商,还是内容服务提供商,或者《规定》直接涉及的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在形成网络空间基本传播秩序过程中,在网络新闻对社会各行业发生互动影响的过程中,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规范平台,如果使平台责任更加细化并进而促进平台内部管理工作的全面改进和管理水平的不断提升,是任何监管部门制定的规范性文件,都必须要考虑的首要问题。

在这个新发布的《规定》中,除继续贯彻这一最基本的治理思路以外,还通过对平台提出价值观层面要求的方式(第三条)、通过将传统新闻媒体较为有效的总编制度移入互联网新闻信息直播服务管理的方式,以及要求直播服务提供者建立直播内容审核平台、对互联网新闻信息直播及其互动实施先审后发等这些全新的要求,进一步细化并且完善了新闻直播服务提供者的法律责任形式,也通过规范性文件的方式,以更具可操作性,成为互联网新闻直播的常态性要求、常规性要求。

此外在第八条,《规定》还结合互联网新闻直播服务一旦造成恶劣后果就无法挽回的这一特点,在要求服务提供者具备从事相关业务的资质和具备相应的技术条件的情况下,要有能力做到即时中断直播、即时能够中断使用平台提供新闻直播的平台使用者的服务。这样,即便直播活动出现意外,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在第一时间避免事态及损失的进一步扩大,确实做到直播内容的可管、可控,避免极端、突发事件对社会正常生产、生活和学习秩序造成冲击和不良影响。

这一规定,明显吸取了实践中一些平台因技术水准、思想觉悟和基本态度等原因造成的“意外事件”所积累的大量教训。而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并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除了需要在操作规程上提出明确的要求之外,还需要做好其他相关的配套工作。对此,《规定》提出了非常严格而具体的要求,比如任何从事直播的个人或机构,都应当具备法律、法规要求的相关资质、都应当配备相应的工作人员并具备相应的技术水准。

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将承担更多与政府监管机构相类似的职能

在是否为直播发布者、是否为用户从事相关直播活动提供相关的服务之前,《规定》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的提供者通过签定服务协议的方式,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关系,设法使双方在形成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之前,获知法律的相关规定,并严格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来提供相应的服务。《规定》还对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完善并实施内部管理制度作了较为充分的授权。第十二条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除了可以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享受服务的用户进行身份核查外,还可以通过对直播发布者进行信息等级管理、黑名单制度进行常规化、制度化管理。

从这些规定也可以看出,一方面,《规定》要求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及各地分支机构肩负起整个互联网直播服务各参与主体的监管,另一方面又通过给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直接授权的方式,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者不仅提供符合法律要求的相关服务,而且有权通过一系列的方式,对使用其服务的直播发布者、用户进行有效的管理和约束。也可以说,在规范网络直播从业机构和人员方面,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将承担更多与政府监管机构相类似的职能。

这样,在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及其各地分支机构、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以及大量的用户之间,便形成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代表国家对互联网直播服务进行全程监管的模式和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对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和用户的直播行为、直播内容、直播过程进行监管的双管理模式。

这种对互联网直播的监管模式,也可以称为“内外兼修”的监管模式,即一方面要求平台服务提供者通过完善内部管理的方式,来提高互联网直播服务的合法性,另一方面又借助于政府的主动监管以及来自于广大互联网用户的监督,来促使或确保互联网直播服务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使播出内容符合党和政府的基本需要,同时也才能赢得充足的合法生存空间。

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承担更多、更具体的监管职责

《规定》有几个地方都涉及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第四条明确了互联网直播服务信息内容的监督管理职责和执法工作,分别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这一规定明确了省、自治区、直辖市等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都享有监督管理互联网直播信息服务内容的权力,也都可以对违规企业和个人进行处罚。与之相对应的义务,也规定在第四条,即各级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都应当建立日常监督检查和定期检查相结合的监督管理制度,并用以指导督促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依据法律法规和服务协议规范互联网直播服务行为。

《规定》的第十二条,把地方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提供相关服务过程中的备案机构,规定为直播服务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规定的》第十三条,把互联网直播服务协议和平台公约的必备条款的指导权,交给了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地方互联网直播服务过程中建立的黑名单制度的通报制度,也需要在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这个层面落实和实施。对违犯规定者的处罚,也由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来实施。

这些规定可以看出对互联网直播服务和监管的相关事宜的处理,不是把权力集中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不是把权力往上移,而是要强化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职责,让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承担更多、更具体的监管职责。这一方面有助于调动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对于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比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通常都更了解情况,也更有利于问题的快速解决。

余论

网络直播是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新业态,是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新方向。网络直播减少了信息从产生、制作到消费的中间环节,第一次使普通人成为内容生产的主力军,其对社会各方面的影响已经初步显现,将来必定还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和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行业的发展要走向正轨,要形成良性的行业秩序,需要政府进行即时监管,既要各参与方在国家现有法律的要求下开展自己的各项活动,只有这样,才能把市场越做越大。

《规定》定义了互联网直播涉及的最主要的参与主体和涉及的主要业务,明确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及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监管职称,整合提炼了业界较成熟的信息传播监管制度,对互联网直播业务提出了总体和全面的要求,是指导互联网直播各参与方的行为规范,其在实践中的实施,会对行业的合规、合法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Albert

编辑 | Angie

分类 | 投稿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