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为被“骗”而生气,只为没帮到更该帮的人遗憾

作者 | 毛姗姗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今天一早,被罗尔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屏。到怎样的程度?正如同事所说,“原先从来不发朋友圈的律所主任,今天都在转这篇文章。” “天哪,我的大学同学们都在转发。”

可能是出于职业习惯,对于被刷屏的文章本能地都会有一丝忌惮或者恐慌,从事新媒体编辑以来,看多了太多的类似的营销事件,“人贩子一律死刑”,“知乎女神童瑶”诈骗案“女大学生丧父骗捐”……当我们动情转发或深表愤怒时,反转又突如其来。只是不同的是,这次的反转来得更早一些,还没等我们了解清楚发生了什么,指称“本次事件为营销事件”,“罗尔有三套房一辆车”的消息已摆在面前。

这究竟是商业性的慈善,还是又一次利用大众同情心的获利性的营销?从目前可以获知的信息来看,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

可能被利用的罗尔

罗尔,《深圳女报》编辑。根据罗尔自己接受《深圳晚报》的采访称,他没有开设公告公司,2016年担任主编的《女报·故事》停刊后,自己只有每月4000工资收入,妻子是全职家庭主妇,全家没有其他收入来源。”[1]笔者在深圳女报官网查到罗尔确实是《深圳女报》的“新故事”板块编辑。

image001

他同时也提到“2016年担任主编的《女报•故事》停刊后,自己只有每月4000工资收入”,这可能暗示《女报·故事》的停刊,给他的收入带来较大影响。只是罗尔没说另一个事实,他是《女报》“深圳故事”的执行主编。

2来自罗尔个人公众号

对于罗尔拥有三套房的质疑,据《北京青年报》今日证实,“2001年罗尔以20万元全款在深圳购入了第一套房产,之后分别在东莞购入了一套酒店式公寓和长平一套三房两厅80平洋房,两套房子总价值100万,银行贷款40万,每月月供5000元。目前,这两套房子没有房产证,无法交易。目前全家仅有一台2007年以10万购入的别克车。”[2]

并且根据罗尔在公众号所表明的意思,自己并没有到无法承担笑笑费用的地步。

3

最大的赢家:小铜人

那小铜人是谁?罗尔提到了一个“小铜人”的公司,该公司的董事长刘侠风表示,公司愿意为每一次转发提供1元的善款捐助,保底捐赠2万元,上限50万元。

4image013

小铜人是一家P2P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2015年3月份正式运营,同年11月获得上市公司汉鼎股份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法定代表人是刘侠风,也正是该活动的发起人。正当作者想看看“小铜人”官网对此事件的解释时,发现官网已经无法显示:

306989526748410959

这时候只能感谢百度快照:

418018613640476147

目前为止,真相虽未完全浮出水面,但可以确定的是:

  • 1、笑笑,非常可爱的一个小女孩患了白血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 2、罗尔,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人脉力的作家。

  • 3、小铜人的确通过罗尔的“卖文”,帮助罗尔募集到了治病善款,对主要还是实现了自己公司的的宣传和曝光。

当然,刘侠风将面临的质疑是,以治疗笑笑病情为目的的善款,他有没有权利拿去做慈善基金?即使如他本人所言,他原本就想把多余的资金做成“白血病防治基金会”,这是否以为原本就未对公众筹集的善款做一个明确的指示?

生气,是因为我本可以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

从大家对“转发一次,捐助一元”的活动规则并不反感,并且积极参与的行动表明:行善本身,并不排斥商业上的参与,而是想真正帮助有需要的人。“转发”或者打赏对大多数人而言只是举手之劳,更何况,这种善举来自于瞬间的触动和人的本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些求助文章会在看起来非常理性的法律人中转发。因为法律人,首先是人。善的本心,部分职业。

但倘若,你利用我的“善意”超出了本身我行善的初衷,换言之,你并不是那么需要我的帮助的时候,我的善举就显得有些可笑,我会为自己气恼,因为明明有更需要帮助的人急需这份善意。

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大学的时候,有一位室友来自农村,家庭条件不是太好,我建议她申请国家励志奖学金,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申请上,虽然名额可能有限。她那时说了一句话,我至今印象深刻:“我觉得还是把机会留给更需要帮助的人吧。”于是,她放弃了。最后结果出来,却发现那些早早就买了iPhone,三天两头换包包和化妆品,经常出去聚餐和看电影的同学都出现在名单上。想到我室友省吃俭用,有时间就去勤工,想着都觉得心疼。

1789647 [转换]-01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已经告别了“酒香不怕巷子深”,而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似乎任何事情都在进行这个方向的演变。所以,掌握越多的渠道者,占尽发声的优势,乃至获得更多能够获得帮助的资源。但是,却又有那么多没有渠道、没有知识甚至不知道怎么寻求帮助的人处在水生火热。

前几日在北京采访的时候,采访完,正见永申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周律师跟我说:“你们也应该去采访采访人权律师,法律援助的律师。我们商业律师,实现经济价值而已,那些不为钱,不为名,真正在帮助普通大众解决问题的人,真正在追求正义。”

如果可以,作为法律人的我们都做些法律援助;如果可以,作为媒体的我们,多报道始终站在一线为大众服务的法律人。

以上,作为本次事件的自我反思。

最后,祝笑笑早日康复!

注释:

[1]《深圳晚报》:父女病房故事感动朋友圈,

http://wb.sznews.com/html/2016-11/29/content_3674137.html,访问日期:20161130日。

[2]《北京青年报》:对话罗尔:如果有人觉得被骗,我会退钱给他们,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351002464047505431068888&jumpfrom=weibocom&sourceType=weixin&from=timeline&featurecode=20000180&oid=4047456813476822&luicode=10000011&lfid=2302832619351630,访问日期:20161130日。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Albert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