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金融法治讲坛第七讲:金融创新法治建设之下的资产证券化

来源 |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

12月19日晚,陆家嘴金融法治讲坛第七讲——金融创新法治建设之资产证券化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成功举办。本次活动由浦东新区司法局、浦东新区法宣办、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上海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联合主办,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总工会协办,上海市律师协会基金业务研究委员会、上海市律师协会金融工具业务研究委员会、上海市律师协会融资租赁业务研究委员会、上海立信金融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协办,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府法制办、上海市金融办为本次活动指导单位。

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王协,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副局长、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书记薛英平,浦东新区金融局副局长张红,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马强,上海市律师协会副会长、融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吕琰,爱建集团合规总监张凤翔,长江养老保险公司总裁助理曹青青,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喆,环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文,华东政法大学金融法教授陈岱松等嘉宾参与此次论坛并发表讲话,浦东新区司法局副局长黄爱武主持论坛。

image001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王协

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王协在致辞时表示,资产证券化是多层次资本运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市场的逐步成熟已进入高速发展期,对国内经济的成熟以及国有资产的重新配置具有重要关系。目前数据显示,上海的资产证券化申请数达到300家,金额达到五六千亿,这个数字随着发展的需求还会逐步提升。

他认为,金融的衍生产品应该主要有三种运作方式,第一是合规运作;第二是正常信息的披露;第三是风险的控制,包括有效的监管和法律的支撑。其中,律师可以大有作为。近年来,上海市律师行业充分发挥职业优势、实践优势,为全市的双创工作和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了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涌现出了一批品牌律所和知名律师,他们在深耕于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同时,也不断为上海金融法治环境建设建言献策。上海市司法局非常重视律师参与金融法治创新、推动金融法律服务人才的建设以及提升律师行业金融服务的整体水平。

他希望,广大律师以及金融市场的各方参与者,特别是与会的各位代表,能够通过陆家嘴金融法治讲坛这个平台,加强沟通和交流,贡献智慧和力量,为推动上海的金融创新和金融法治建设作出不懈的努力。

image002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副局长、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书记薛英平

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副局长、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书记薛英平为论坛致辞。他表示,法治论坛走进陆家嘴,为金融城从业人员定期举办法治讲座,将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与发展、创建更为优质的法治环境的一大助力。在深化上海自贸区制度创新的背景下,若要更好地推进金融领域的制度创新和对外开放,需要一系列配套完善的法律制度作为支撑,也更加需要优质的法治服务和良好的法治环境作为保障。

薛英平讲到,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完善和确立,金融发展将主要依靠社会经济体制内部的力量,即金融创新来推动。国有商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各种新兴理财产品的推出,包括中小企业板块的建立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我国金融体系的完善。但与此同时,金融市场的结构不合理,企业的融资结构不合理,金融工具品种单一,金融产品的发展不规范等等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何将金融创新对金融发展的推动力效应发挥到最大,如何消除制约金融创新的因素,是需要探讨研究的重要课题。

薛英平说,陆家嘴金融法治讲坛,以金融创新、绿色金融和普法工作为依托,以陆家嘴法治文化建设为支点。我们要着力把陆家嘴金融法治讲坛打造成为浦东金融法治文化建设的新品牌,成为浦东推进加强法治建设的新名片,为金融持续健康发展创造一个全方位的交流平台,推动金融理论研究和业务创新。同时,也要不断强化服务金融中心建设的大局意识,维护金融信息安全和金融体系的稳定。

image003浦东新区金融局副局长张红

浦东新区金融局副局长张红在致辞中表示,陆家嘴金融法治讲坛自今年6月起已经举办了六讲,并在社会各界引起了良好的反响,已经成为普及金融和法律知识,提高风险防范意识的重要载体。作为论坛的主办单位之一,金融局为此感到非常的高兴和欣慰。浦东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功能区,经过多年的发展,今天的浦东已经拥有了股票、债券、货币、外币、期货等完善的市场体系,形成了完整的金融产业链,目前各类金融机构数量已经达到了1.1万家,成为了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密集,交易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她讲到,在浦东金融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良好的法治环境是金融中心建设的基础和保障。尤其是在当前的情势下,自实行自贸区治理之后,投融资的汇兑便利改革,利率市场化、外汇改革创新一系列的试点陆续推出。自由贸易的体系和宏观审慎的境外融资制度也建立完善,金融开放进一步向纵深处推进。同时,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案件频发,虽然未发生系统性的风险,但维护金融稳定形势严峻。无论是创新发展还是风险防范,都离不开法治的保障。所以法治建设是金融中心支持社会发展功能,金融创新策源地功能等各项功能的前提。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往往也是金融法律服务的中心,比如说伦敦金融城的专业化法律服务从上世纪九十年代飞速发展,目前已经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国际金融法律服务中心。在过去几年,我市在完善法治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努力,比如,上海率先在全国以地方人大的名义推出了上海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条例。

她表示,浦东非常重视监管和法治的环境建设,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外汇管理总局上海分局、上海银监局、上海保监局等金融管理部门都在浦东。同时,浦东还设立了全国首个金融仲裁院,首个金融法庭。下一步,浦东将结合自贸区的建设,探索政府管理新模式,着手启动建设上海自贸区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服务平台,加大对外开放条件下的新型风险监管力度。

image004浦东新区司法局副局长黄爱武主持论坛

image005圆桌讨论

image006上海市律师协会副会长、融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吕琰主持圆桌论坛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马强、爱建集团合规总监张凤翔、长江养老保险公司总裁助理曹青青、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喆、环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文参与圆桌讨论并发言,华东政法大学金融法教授陈岱松点评嘉宾观点,上海市律师协会副会长、融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吕琰主持圆桌讨论。

image007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马强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马强从四个方面分析了资产证券化政策的轨迹和动态。第一,他讲到,在九十年代后期,资产证券化还被称为放贷证券化。金融资产证券化有两个阶段。1998年到2005年是第一个阶段,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召集了全上海所有的机构向外国的机构学习,研究放贷资产证券化。到2005年,资产证券化的政策出台。第二个阶段,从2005年到2016年,一共出了9个全国性的文件。在2003年第一部《银行业监督管理法》出台之后,机构监管就是银监会,以主席令的方式发出,它的级别比较高。第二,资产证券化涉及到的基本要求,包括税务、会计、风险管理、信息披露等,都在文件当中体现。

第三,金融创新的法治建设,从资产证券化来讲,五个重点是会计、税务、法律、信息披露和风险监管。其中,有一个关键的话题,就是合规与法律顾问的作用。因此出现了很多关于法律顾问、会计、税务、评级等中介机构,这些中介机构里都是高级的专业人才。第四,法律顾问的作用。在出台的文件当中,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就是在2014年就发布的《资产证券化的备案登记工作流程》。

他说,从整个金融市场化、国际化的角度来讲,越开放,法律顾问的作用越重要。一个专业的法律顾问,第一个角色是提供咨询服务,从合规性的角度为大家指出正确的工作方法。第二个角色,在政府部门、监管部门或者是国有企业的法律顾问,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提供服务。第三个角色是法律顾问为资产证券化的大众传播和宣传起到老师的作用。因为资产证券化未来的方向是,资产证券化的产品可以被大众接受。所以要让大众了解更多的这方面的法律知识,为大众提供法律服务。

image008爱建集团合规总监张凤翔

爱建集团合规总监张凤翔说,他理解的资产证券化,就是对金融机构的传统的重资产进行一个轻量化的过程,把重资产转化为轻资产。把实体的资产转化为证券,他认为就是一个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化的过程。很典型的就是银行,银行为了实现重资产出表,所以要发展这一块证券化的业务。现在所讲的资产证券化,是比较标准化的,可以设计成一个标准的证券,进入市场进行广泛交易的证券化。

image009长江养老保险公司总裁助理曹青青

长江养老保险公司总裁助理曹青青说,保险业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历程相对比较晚,它可以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概念的提出,是在2013年8月,保监会发了《保险资金支持经济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在里面提到了保险资金可以以股权、基金、资产支持计划等形式来支持一些重大基础设施,还有一些重大民生工程的项目。在这个《意见》里面资产支持计划,就是保险业开展资产证券化的载体,也就是SPV。第二阶段是在2014年的7月到2015年的9月,这个阶段可以叫做试点阶段,保监会在概念提出来以后,发布了一个项目支持计划的业务监管口径,把保险公司怎么来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做了一个大致的规定。第三个阶段是2015年的8月份,保监会又发布了一个《资产支持计划的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这个《办法》的发布标志着保险业务开展资产证券化进入一个常态化的阶段。所以其实它的发展历程,也就是三年左右的时间,靠政策先行,政策驱动了保险业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

image010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喆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喆说,从我们过往的从业经验角度来说,对于证券化类型的结构化融资的产品,无论是做项目成功了也好,失败了也好,每一单都不一样。因为资产证券化的产品,相对而言个性化会很强,其原因是因为每一单客户的商业诉求不一样。从资产证券化结构化的角度来讲,当然我们相信融资是第一位的,但客户可能还会有其它的诉求,客户有可能要实现会计出表,调整资产负债表利润的诉求,客户可能会有风险资本的出表的需求,可能从他的风险资本的角度来说,不仅仅会计上面要出表,风险资本也需要出表。

image011环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文

环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文说,我们的基本法律制度与资产证券化产品有关的基本法律制度,里面有信托法、合同法、担保法、物权法等等都在产品里面。在这个角度来讲,这个产品应该说目前金融市场上最复杂的产品,所以它的风险防范一定要从基本制度抓起。目前,现有的制度存在缺失,已有在监管机构主持的立法情况下,这些规则也没有经过司法的考验。

image012华东政法大学金融法教授陈岱松

华东政法大学金融法教授陈岱松说,从资产证券化的角度来讲,我们国家不管是立法还是实践,其实都很少。资产证券化号称是二十世纪金融创新最伟大的活动之一,因为它有稳定的一些现金流,它借助了资产证券化的技术,然后融通到资本市场,获得资金,并且使这一块资产分散,便于一些小额的投资者进行投资。所以这种创新呢,它实际上是把本来基于银行和信贷客户的信用问题展开到以NBS作为一个代表。现在把银行、证券公司甚至保险公司,各个的中介机构,包括投资者,包括资金需求者都串在一块了,并且是打破了信贷市场、资本市场、证券衍生品市场。作为这样一个金融的创新,证券的大类新品种,应该鼓励的尝试,谨慎的前进,并且在尝试的过程中,尽快的完善它的立法。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