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我与智合的故事

 作者 | Charlie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还有两天,2016年就将永远成为每个人生命中永久的回忆。这份回忆中,有着拼搏的汗水和挫折的泪水,有清晨的寒露和傍晚的夕阳,有家人的温暖和朋友的快乐。

对于我,今年的回忆中多了一个身影---智合。想着一年前的今天,本来也想着给智合留个言,怎奈时光尚浅,经历不足。而今又一年过去,终于可以说些话,谈点心。

初识智合,源自朋友介绍。

去年秋日,好友告诉我一位她的“良民”[1]朋友在找翻译人员。想着一来翻译是我兴趣所在,二来又有稿酬可赚,也就一口答应了。于是投了简历、过了笔试,正式开始了智合的“逗乐捧哏”工作。

说是“逗乐捧哏”,其实不为过。在当今这个阅读“快消”时代,一篇千字文章的有效阅读时间往往只有几分钟。想象下,刚起床睡眼惺忪或者下班后一脸倦怠的你,若看到一篇文章长篇大论,风格呆板,滑了两次拇指还没看到重点,估计也就不愿意再翻了。有趣的形式往往比丰富的内容更加重要。所以,“逗乐捧哏”成了日常,现在结果就是:微信上和别人聊天的画风越来越不正经了。

不过,有趣是衣,内容才是体。小时候,常见报纸、新闻上赞美记者、作家为了查明事件真相,不惜花费数年时间,甚至冒着生命危险。随着纸质媒体的江河日下,这种严谨、庄重的媒体在现在新媒体、快阅读额的时代,越发弥足珍贵了。自己虽不曾受到专门媒体调查、写作之类的训练,但因家父常叮嘱“事必求准,不要妄言”,在平日搜集材料和写作过程中,保证自己笔下的文字不出差错,也算“不辱使命”了。

想想,在智合的工作算是目前做过最久的一份工作了。除了稿费的诱惑,更重要的是对于自己工作价值的认同。过去做过的实习与工作,往往机械化、模式化,熟悉流程之后,就会发现自己能做的很少,其中真正能创造价值的事情就更少了。而智合在时间上和写作上给予的自由度,让我甚是兴奋。从热点时评到律所观点,都能成文一二。想着自己的文章够帮助解决他人疑惑,那真是极好的。若能再传递法律精神,那平日的搜肠刮肚,熬夜看星都甚是值得了。

除了工作上的自由度,智合写作上给予的信任感,让去年刚写文章的我很是感动。因为不喜通过软件与他人聊天,因此也就少有通过手机主动联系他人谈天说地。但每次与智合主编约稿,修改讨论,字里行间都颇为亲切。拙笔成文后,也大都见网发表。偶有纰漏,智合主编也未责怪,只是提醒几句,这反倒让我自己心生愧疚,感觉生生白拿了人家稿费,砸了人家招牌,想着下次一定写得更好些。

现在,我早已经不是初入智合时候简单的海外新闻编译整理了,独立成文已成为每个月的常态。有顺利成稿发表,自然就有被毙稿。随着智合的规模和专业程度不断提高,对稿件质量自然也“水涨船高”。有段时间,连续被毙掉三篇,毙得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智合的主编大人们依旧不急不躁,关心指导,无论是从文章排版还是题材选取上,都让我受益匪浅。智合团队的氛围,一直以来都是轻松愉快的,这一方面与团队成员年轻化不无关系,更重要的是智合高层对于新人、新事的开放、包容态度。毕竟是书香门第,毕竟是行业精英,出手自然不俗。

儿时,梦想着成为韩寒一样的作家。现在,每每赶稿,抿着嘴唇,顶着鸡窝,一点也没个“大家”风范。但每至深夜,琴音扶耳,轻敲键盘,想着儿时的“韩寒”梦,心中还是颇为感叹:即使“写作”自己这辈子可能也出不了家,但是现在每月几篇文稿,被人传阅、浏览、点评,也算是自己儿时梦想开了几朵花,结了几粒果。

从小办公室到大办公室,从小摄影棚到大摄影厅,从当初的编译和整理别人的数据和资料,到今天自己采访出稿和行业报告。虽少去智合办公室参观,但是通过智合主编们每日的日常心情,也算是见证了智合这一年走过的路。还有两天,2016年就将永远成为我人生中的一份回忆。我希望与智合之间的故事,可以成为以后每一年的回忆,继续见证智合迈向辉煌的每一步。

最后,愿智合与所有法律人,新年快乐,梦想成真!

如果你也想加入智合,欢迎投简历到hr@zhihedongfang.com

注释:

[1]钟汉良粉丝昵称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